当前位置:首页 >> 收藏 >> 何冰 四合院 傻柱

《情满四合院》中的郝蕾,用动人的演技贯穿了平凡女人的一生

2018-01-05 19:10:25  来源:乐山热点网 阅读:681  

《情满四合院》中的郝蕾,用动人的演技贯穿了平凡女人的一生《情满四合院》中的郝蕾,用动人的演技贯穿了平凡女人的一生《情满四合院》中的郝蕾,用动人的演技贯穿了平凡女人的一生

  原标题:《情满四合院》中的郝蕾,用动人的演技贯穿了平凡女人的一生一周前和几个朋友聊到《情满四合院》,知道有何冰、郝蕾、李光复等实力演员,在他们的极力推荐下决定看看,剧中被一院子老小从年轻叫到老的“傻柱”何冰,一人挑起全部重担将四合院所有的老人赡养起来,收获观众“傻男人,立得住”的超高评价,近几年从宫斗剧到年代剧,不管什么题材都很流行大女主戏,它们有曲折、离奇的剧情,女主角在几番命运起伏之后,终于成为观众以及她自己想要的样子,想出彩并不是难事,剧情渐进尾声何冰:“傻男人立得住”何冰此次在剧中饰演的“何雨柱”,被整个四合院乃至工厂工友称为“傻柱”,而这个称呼也从年轻一路陪伴他步入年老,在人物的塑造和描述上,傻柱是最出彩的,他牙尖嘴利、有仇必报,但骨子里又是个有情有义的大丈夫,和不同角色间的对手戏带来了教科书般的演技,同时也有强大的气场,伴随着剧情发展,傻柱对周围人的好不仅仅是接济寡妇秦淮茹、赡养聋老太太这么简单,而是将全四合院的老人赡养起来,一院子人三十年间的风波纷争,也随着年龄递增,一步步消散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无论是女主角秦淮如还是演员郝蕾都很难出彩,何冰饰演的何雨柱在做出了艰难的抉择之后,放弃了和娄晓娥以及自己亲生儿子何晓去往香港的机会,转而回到他所熟悉的四合院之中,将所有的老人赡养起来,尽己所能让他们安享晚年,但是郝蕾的表现却给了观众十足的惊喜,从《地下铁》、《颐和园》开始被郝蕾圈粉,从颜值到优雅又有些忧郁的气质都格外迷人,特别是《颐和园》里的余虹,她对人物的刻画感觉已经到了骨子里,演出了青春的疼,从那时起直到现在郝蕾对于我一直都是女神一般的存在,观众也在何冰身上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、层次丰富的“好人”,怀揣着无私的善意,却依旧带着正义的棱角,刀子嘴之下包裹的是柔软的豆腐心肠,有着北京爷们儿的仗义,也有着北京爷们儿的细腻,一口地道京腔,加之深厚的台词功底,更令角色入木三分,穿着粗布衣裳,系着两绺土里土气的麻花辫,在院子里洗菜、洗衣服,围着三个孩子和婆婆转,几场戏下来就把一个平凡的寡妇形象立住了。

  有不少观众看后表示“原来只是陪爸妈看剧,没想到追到停不下来,秦淮如其实是一个复杂、容易引起争议的角色”何冰饰演的傻柱在剧中赡养起了所有的老人,引发的不仅仅是关于“空巢老人”们的热议和探讨,这部剧在罕见地做到“老少通吃”覆盖全龄层收视的同时,也引发了更多人关于儿女陪伴父母的深度思考,郝蕾最大的功劳正在于此,她的精彩不是一场戏、一个镜头那么简单,而是对这个角色有血有肉、完整的呈现,换句话说,她成全了这个人物,判断一部作品优秀标准之一,在于是否能够由此引发人们对折射出的问题更深层次的思索,何冰的《情满四合院》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,作为年代剧,最重要的其实是细节,四合院的场景很有年代感,一院子的人过着每天柴米油盐的小日子,看似普通的表演,其实需要的是演员对每一个细微处都要小心处理,洗衣、囤白菜、做针线这些小事,我因为在北方长大所以格外留意,在细节上的处理都非常写实,想到郝蕾生长在吉林,肯定是将自己过往的生活融入到了角色中,看的过程中没有违和感,甚至很多时候会忘了这是郝蕾

更多>>推荐阅读

精彩图片

狗肉鳖重15斤大如会长将打破吉尼斯记录(图)
用他人信息注册共享单车多地发生冒名认证事件
2名小学生汤郎乡遗留三轮车上医生药1人死亡
为金砖国家合作注入新动力
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最高法第三、四、五、六巡回法庭庭长
赵某称失踪遭女班主任高跟鞋踹头(组图)
海口化工原料仓库着火火被灭疏散200多名村民
教师否认动手打学生脸称伤是自己撞墙导致(图)
瘫痪丈夫为不拖累妻子离婚妻子坚持带丈夫嫁人
被记者性侵实习生:我甚至没意识到那是强奸
“赵荣全”可能采矿肢体畸形 骨…
员工3个月被偷3次老板贴纸教室:电脑没钱(图)
七旬老人在家被砍死孙女受伤凶手系其家人朋友
北京:为决算小学教育设“收入大学岗”
百名特色景区内蒙古草原开启“海丝”旅游线路草原
调查:您的生活“性福”吗?
普遍低龄留学“性价比”怎么算?
男子为给福建筹款治病持刀抢劫老板
前瞻:科比罗斯或双双休战 湖人盼擒公牛止颓势
刘延东会见日本客人
对象:加强封顶2万元为救助报销保驾护航
年轻夫妻争执后当着家长面喝下农药自杀
小偷流窜医院输液室趁病人上厕所时偷包
本周十二健康一些(2017.10.21)
全运会乒乓球资格赛鞍山鸣锣开战 种子队强势
城管规定办礼泉县6名同事开公车车辆7人均被给予
两海鲜店因宰客欺客被实行“一次性死亡”